茶文化

宋元明时期茶诗

宋代以降,歌咏绍兴茶之诗词者代不绝传,除陆游外,略择几家,以见一斑。
宋城宰韩文惠日铸茶 苏辙
君家日铸山前住,冬后茶芽麦粒粗。
磨转春雷飞白雪,瓯倾锡水散凝酥。
溪山去眼尘生面,簿领埋头汗匝肤。
一啜更能分幕府,定应知我俗人无。
苏辙(1039-1112)北宋著名文学家,苏轼之弟,官至尚书右丞,门下侍郎。一生嗜茶,茶诗文甚多,此为一首颂赞绍兴日铸茶的诗。“宰”,这里指县令:“宋城”在今河南省商丘附近。前四句写韩文所赠的日铸茶特色:茶芽细嫩,白毫很多,而无锡惠泉又是名泉。后四句写诗人饮服了日铸茶后的感受,是一首颂扬日铸茶好诗。
次谢许少卿寄卧龙山茶 赵忭
越芽远寄人都时,酬唱珍夸互见诗。
紫玉丛中观雨脚,翠峰顶上摘云旗。
啜多思爽都忘寐,吟苦更长了不知。
想到明年公进用,卧龙春色自迟迟。
赵忭(1008-1084)衢州人,曾为殿中侍御史,办事果断,不畏权势,人称“铁面御史”。任过越州刺史,有政绩。此诗是叙述他离越回京后,友人许少卿寄卧龙山茶于他,于是他回忆起在越时去茶山观看采茶情景;然后品尝了此茶,但觉神思清爽,精神倍增。卧龙茶,指绍兴城内产于卧龙山上的茶,称龙山瑞草,在本书第一章茶史中有介绍。这是一首歌颂卧龙茶的诗,由回忆入手,更显出亲切之情。
述侄饷日注茶 曾几
宝夸自不乏,山芽安可无?
子能来日注,我得具风炉。
夏木啭黄鸟,僧窗行白驹。
谈多唤坐睡,此味征时须。
曾几(1084-1166),南宋诗人,号茶山居士,官至礼部侍郎,为官清正,力主抗金,为陆游老师。他的侄子曾述送日铸茶给他,他十分高兴,写了这首诗表达自己内心的快乐。“宝夸”,此指北苑贡茶,用精制小盒盛装。首联写高兴地得到述侄寄来的日铸茶,颔联写开始煎茶,颈联写夏日风光,尾联写饮茗提神。全诗流畅自然,喜欣之情、感激之心流露于字里行间。
王冕(1287-1359),字元章,诸暨人,别号很多,其书屋叫“竹斋”,故人称竹斋先生。农家出身,自幼苦学。他是元末著名画家,又是著名诗人,多写民众苦难生活。晚年定居会稽九里山,过隐居生活。他的《山中杂兴》共27首,就是写这一时期悠然自得生活情趣的。“近水多栽竹,依岩半种茶”。将竹与茶并列,“竹”是他最喜欢事物,茶亦如此,因为茶馥香而纯粹,碧绿又常青。
王守仁(1472-1528),绍兴人,明代著名哲学家、教育家,也是文学家。他的诗中也多咏茶诗,如《南都诗》中《登凭虚阁和石少宰韵》:“松涧鸣瑟惊栖鹤,竹里茶烟起定僧。”写出了他在南京任职游览凭虚阁与友人唱和时,在竹丛中煎茶的情景,一是松间惊鹤,一是竹里品茗,环境十分雅致,怪不得要“望远每来成久坐”了,因为这里有茶,又有山僧聊谈。
又乞日铸茶 陈洪绶
夜月成团日铸茶,曾思湖上拨琵琶。
肯分数片莲翁否?待看西陵白藕华。
陈洪绶(1599-1652)字章侯,字老莲,诸暨人,明末清初著名画家,被誉为“代表十七世纪出现许多有彻底的个人独特风格艺术家之中的第一人。”其诗文成就亦高,但被画名所掩,曾有《宝纶堂集》传世。这首茶诗回忆他当年在西湖游览时听歌女弹琵琶品茗的往事,如今又乞得日铸茶,可称欣慰极了!
更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