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源茶史
茶叶加盟 > 茶叶学堂 > 茶源茶史

中华茶文化发展简述

  在当今世界文化交流的热潮中,代表东方文明的茶文化越来越引人瞩目。茶文化不但在有其传统的中国、日本、韩国得到复兴和弘扬,在欧美等西方国家,当人们认识到饮茶有益于保健养身之后,也对茶文化日渐发生兴趣,慢慢融入他们的生活,影响着他们的生活方式。茶文化日益成为一种超越国界、超越民族、超越宗教信仰的国际性文化交流活动,成为连接和沟通东西方文化的又一座桥梁。

  一、中国是被公认为最早发现和利用茶叶的国家,也是最先孕育出茶文化的国家。茶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园地里的一枝奇葩,源远流长,绚丽多彩,博大精深,它的发展历程几乎与中华古国历史一样悠久。一千二百年前,茶圣陆羽写出了一本堪称世界条史、茶学、茶文化经典之作的《茶经》,书中提到“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陆羽所据的是一本叫《神农食经》的书,该书记载:“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即常饮茶能使人精力充沛,身心舒畅。此书未得留传下来。神农则是一位传说人物,在先秦和汉代古籍中多有记载,相传是距今五千年前中国原始社会由狩猎向农耕过渡时期的一位部落领袖。他为了开拓食物来源,探寻疗病药物,深入山林,尝嚼草木,鉴别性味,被后人尊为中国农业、医药的始祖。二千年前由汉高祖之孙刘安主编的一本杂家著作《淮南子》记载:“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赢蚘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种五谷,相土地,宜燥湿肥沃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闻于鲁周公所据的是我国最古老的一本辞书《尔雅》,该书最早收录了古代的茶字:“槚,苦荼”。是借用槚(音jia)这个字来命名被巴蜀地区百姓称为“苦荼”的茶。相传辅佐过两代周王的贤相周公(名旦,封鲁)曾参与《尔雅》最早的编撰。此书历经春秋战国陆续增补,约于公元前二百年的西汉初正式成书,有幸留传了下来,但解说简略,到公元三百年的晋代,文字学家郭璞为此书作了注释,其中对茶作了如下阐述;“树小似桅子,冬生,叶可煮作羹饮。今呼早采者为茶,晚取者为茗,一名,蜀人名之苦荼。”郭璞博学多才,但毕竟不是茶人,他描述的是一般灌木型茶树,陆羽《茶经》提到有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甚至两人合抱的大茶树。如此粗大的古茶树目前在我国云南等地尚可见到。茶树四季常绿,根深叶茂,散发清香,秋开白花,素朴可爱,神农尝百草时注意到它似在情理之中。《茶经》开卷就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这个嘉字包含有多重赞美意味。茶树形象美好,饮茶使人身心舒畅,还有助于保健养生,修心养性。这就是为什么有益于人的食物不少,惟独茶特别受到青睐,发展成为历久不衰的茶道文化的原因吧。

  二、茶之利用,在漫长数千年历史中,先后被食用、药用和饮用,几种利用方式又同时并存。我国自古有“药食同源”“饮食同宗”之说。重视用调整饮食的方法去适应自然季节的变化,调整身体的不适。《神农食经》大概就是一本关于食疗方面的书。郭璞说茶叶可煮作羹饮,即为早期的一种利用方式。“羹”是一种将肉类、蔬类、粮食类和调味类一锅煮的浓汤薄粥食物,也可充作主食。古人重视食物的五味调合,取盐之成,姜之主,梅之酸,枣之甜,苦菜之苦,茶叶也被用作苦味调味食物。在《茶经》“七之事”中,就提到以茶作菜、以茶煮粥、以茶充药以及将茶叶与姜、葱、桔等一起烹饮的事例。时至唐代,陆羽对人们仍将茶叶掺杂它物混煮啜饮是鄙弃的,认为只配倒入沟渠。陆羽提倡茶叶清饮。茶叶独特的性味、功效也只有在清饮中才能充分显示出来。陆羽在《茶经》中说,为解渴,饮水就可以了;要消愁,得饮酒;提神醒脑,则宜饮茶。若头疼、热渴、眼涩、胸闷、四肢疲劳、关节不适,喝上四、五口茶,可与仙水媲美也。但粗劣茶叶是不堪清饮的,古时下层百姓在茶中放人姜盐混煮,与他们饮用茶叶的粗劣不无关系。因此,茶叶清饮的提倡必然要求改进茶叶生产加工,提高茶叶品质。为此,陆羽在《茶经》中具体介绍了茶叶采制工具和工艺,总结了茶叶煎煮品饮技艺。陆羽《茶经》的一大贡献是,使茶叶生产加工有了规范,使茶叶清饮方式成为主流,促成了茶叶生产消费史上的一次飞跃。在唐代,已有粗茶、散茶、未茶、饼茶等各种加工形态,晒、烘、蒸、炒等加工方法均有应用,但作为大批量生产的商品茶则是饼茶,这大概与饼茶便于运输、保存,不易变质有关。但饼茶品类单调,不能充分体现茶叶色香味形的本色。到了宋代,随着茶叶保管手段的改进以及宋都南迁后,散茶生产逐渐扩大和发展。到明代,散茶生产已成主流,贡茶也改饼茶为芽茶。从而各地名优茶脱颖而出,各种加工茶类纷纷涌现,饮茶方式也由烹点改为较简易的冲泡,出现了茶叶生产,消费上的又一次飞跃。

  当今我国各地各类名茶数以千计,由《中国茶经》收录的就达201种,分别归属绿茶、红茶、青茶(乌龙茶)、白茶、黄茶、黑茶六大类,明谓六色俱全。在形态上。条、扁、圆、片、尖五形俱备。其中绿茶多达138种,乌龙茶13种,红茶8种。按我国传统说法。色、味与性能相关,如红茶(全发酵茶);色红.性温,味甘,暖胃安神;绿茶(非发酵茶、,色绿,味甘苦,性微寒,清热明目;乌龙茶(半发酵茶),色橙黄,性味介于红绿茶之间。此外尚有再加工茶;花茶、紧压茶、保健茶、果味茶、速溶茶、饮料茶等,各有自己的性味特色。

  三、茶叶清饮的普及和茶叶品质的提高为茶艺茶道的产生提供了物质基础,但茶道的形成有一个茶与人、物质与精神的交互作采过程。茶给人带来身心舒畅,人对茶注入了思想感情。从而不断完善饮茶技艺,丰富饮茶活为,乃至创造出饮茶意境,使饮茶从物质享受提高到精神享受的层次,茶艺茶道就此诞生。对此,吴觉农《茶经述评》中说得好:“人们饮茶……一种是把茶当作生活的必需品,不可一日或缺,甚至每餐必备,由于生理上需要,从而代代相传下来。又一种是把茶视为珍贵高尚的饮料,饮茶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是一种艺术,或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手段,这也有一定道理,生理作用与精神作用是密切相关的、《茶经》作者陆羽可说是一个讲求精神效果的代表人物。”

  在我国历史上。不同阶层的人形成不同色彩的茶文化圈。首先是宫廷茶文化v据晋人常的《华阳国志》记载,周武王联合巴蜀等力量灭纣后,曾封略干巴。此后,巴蜀地区出产的茶叶与其他土产一起进贡到宫廷。清代学者顾炎武《日知录》中也提到过“自秦人取蜀而后,始有茗饮之事”。贡茶在唐宋发展到高峰,从生产、制作、运送、保管,到饮用、祭祖、宴请、赐赠,形成有一套完整严格的管理制度,成为宫廷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卢仝有诗:“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宋徽宗不但善品茶、点茶、斗茶,还亲自写了茶书《大观茶论》。无疑,贡茶皆属优异之品,受到皇室的珍视。宫廷茶文化往往追求精美绝伦,但客观上促进了茶艺水平的提高。它影响及于官宦士大夫阶层,这些人多为文人学士,与茶一拍即合,由此带动文人茶文化圈的形成。文人饮茶,茶助文思,相得益彰。文人以他们的诗、文、书、画所长极大地丰富了饮茶活动。他们又多博学之士,兼通儒释道,为茶艺茶道注入了深厚思想内涵,在茶文化的弘扬发展上起了主导作用。陆羽本人应属文人茶文化圈中的一位伎伎者。

  饮茶传入佛门道院,别有一种特殊亲和力。《茶经》中关于佛门饮茶的最早记载见于晋。敦煌人单道开,在河南昭德寺修行,整日打坐,不畏寒暑,昼夜不睡,每日只服几粒药丸子,喝几碗茶苏。僧侣饮茶起先也出于养生,禅宗的兴起给茶饮赋予了新的内涵,清淡益思的茶性与静虑思维的禅修得到了自然的融合,以禅入茶,借茶传禅,创造出了“茶禅一味”的意境。寺院饮茶由产茶的南方传到不产茶的北方,由寺内传到寺外。僧侣不仅是茶叶消费者,而且是茶叶生产者,寺院精于茶艺,名茶竟出,大大推动了饮茶的发展。相比之下,道教人数不多,但对茶文化的影响也不小。《茶经》所列早期的饮茶人中就有道仙丹丘子、黄山君、道教尊奉大思想家老子为祖师,产生过象葛洪、陶弘景、孙思逸那样的杰出学者、医家、爱茶人。道家思想超逸,崇尚自然,擅长修炼养生,追求长生不老,把茶与仙药等同看待,说苦茶能轻身换骨,提高了茶的身份。

  饮茶最初从茶产区的民间传向社会上层,形成了宫廷、文士、僧道等茶文化圈,反过来上层饮茶又带动了市民的仿效之风。在唐代,城市饮茶已形成“比屋皆饮”的盛况。到宋代,茶被列入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中。民间饮茶虽不及上层风雅,但也丰富多彩,“客来敬茶”成为百姓家的普遍习尚。唐宋以后,大小不一、层次不等的各类茶肆、茶坊、茶楼、茶园、茶室兴起,由城市遍及村镇,形成中国茶馆文化的一大特色。在广大茶产区农村,茶农自产自饮,他们懂茶、爱茶,对茶有特殊的感情,在劳动生活中产生了许多动人的茶歌、茶舞,流传下不少美丽的神话故事。在我国还有许多生动活泼的茶礼茶俗,如订婚结婚以茶作礼,象征爱情纯洁,和偕到老;小孩出生满月以茶汤洗头,为求早开智慧,长命富贵。云南大理地区白族的“三道茶”,一苦二甜三回味.更是蕴含人生哲理。生活于四川、云南交界处的纳西族,人数不多,约在十一世纪创造出了自己的象形文字“东巴文”,其中就有三个美丽的茶字。民间饮茶风习俱有浓郁的生活伦理色彩,在我国历代笔记小说中多有反映。

  随着历史的发展,古代形成的茶文化内涵有的消失了,有的变化了,有的被保留继承下来,更有新的产生出来,它们对促进社会生活文化起到良好的作用。今天我们归纳一下我国茶文化的内涵,至少有下列许多:

  以茶会友 以茶示礼 以茶联谊 以茶入俗 以茶代酒 以茶倡廉 以茶励志 以茶表德 以茶为媒 以茶祭祀 以茶修性 以茶

更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