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
茶叶加盟 > 茶文化

茶入诗词,《红楼梦》亦如是

茶香四溢满红楼──《红楼梦》与中国茶文化(6)
作者:胡文彬 (中国经济史论坛于2004-2-3 17:45:23发布)

茶入诗词,《红楼梦》亦如是

  作为物质文化的茶和精神文化的饮茶,在数千年的发展中,与文学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以茶入诗、以茶入词、以茶入歌、以茶编舞、以茶入画、以茶入戏、以茶入小说,几乎遍及一切文学艺术形式。早在晋代就有诗人杜育、文学家左思等人写下了咏茶诗赋多篇。唐代以降,如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皮日休等人的咏茶诗更是灿烂辉煌,光照人间。倘若有人编选一部“中国历代咏茶诗词”,恐怕非止百万字。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一生嗜茶成癖,留下了五十余首咏茶诗,如《琵琶行》中就有“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9]元稹的《一字至七字诗·茶》[10],别具一格,从一字写到七字,组成了宝塔形的诗。宋代诗词大家苏东坡写过几十首咏茶诗,把“佳茗”比作“佳人”。他的《记梦回文二首并叙》[11]”以回文诗的形式咏茶,可与前面所引元稹的《一字至七字·茶》诗相提并论,被古今诗家称为一绝。苏东坡平日喜欢饮茶,做梦中也不忘饮茶,传为千古美谈。

  古人所写咏茶诗词,固有表达闲情意趣之意,但更多的是以歌颂茶的情性来抒发个人的襟怀,借茶喻己,借茶明志。韦应物的《喜园中茶生》[12]就是如此。欧阳修在《双井茶》[13]诗中表达了同样的志趣。南宋大诗人辛弃疾关心国家命运,壮怀激烈。他在《临江仙·试茶》[14]中写道:

  红袖扶来聊促膝,龙团共破春温。高标终是绝尘氛。两厢留烛影,一水试泉痕。饮罢清风生两腋,余香齿颊犹存。离情凄咽更休论。银鞍和月载,金碾为谁分。后半阙写出自己不能为国效劳的感慨,借茶喻志。

  我在阅读《红楼梦》时对写到“茶”的诗词略加分类,大体上是这样:

  (1)回前诗:《红楼梦》第2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回前诗有一首,其云:

  一局输赢料不真,香消茶尽尚逡巡。
  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

  以茶暗示贵族之家的贾府不配有更好的命运,“茶尽”、“香消”犹同云“运终数尽”。

  第二首回前诗见于甲戌本第8回,诗云: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⑩贮琼浆。

  莫言绮*[左“壶去业加系”右殳]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诗中的“凤髓”即指名贵的茶。贾府是“钟鸣鼎食”之家,诗中表达了这个贵族家庭的豪富。

  (2)茶联:古已有之。为人称道者如郑板桥就有“白菜青盐*[左米右见]子饭,瓦壶天水菊花茶”和“雷文古泉八九个,日铸新茶三两碗”的对联。从时间上看郑虽然晚于曹雪芹,但说明茶入对联是不成问题的。《红楼梦》第17回写宝玉随游大观园,出沁芳亭到“龙吟细细,凤尾森森”的潇湘馆,他就拟了一幅对联:

  宝鼎茶闲烟尚绿
  幽窗棋罢指犹凉

  (3)“闲情诗”:小说第23回写宝玉在百无聊赖时作了四首“即事诗”,其二《夏夜即事》,诗云:

  倦绣佳人幽梦长,金笼鹦鹉唤茶汤。
  窗明麝月开宫镜,宝霭檀云品御香。

其三《秋夜即事》末二句:

  静夜不眠因酒渴,沉烟重拨索烹茶。

其四《冬夜即事》诗云:

  女儿翠袖诗怀冷,公子金貂酒力轻。

  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雨及时烹。四首“即事诗”中有三首写到“茶”,可见“茶”在宝玉心目中的地位,也可见“茶”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位置了。

  (4)联句中的茶:联句是古诗中的一种常见形式。古人也用联句诗咏茶,最有名的联句诗是唐代颜真卿、陆士修、张荐、李萼、崔万、僧皎然六人所吟《五言月夜啜茶联句》。[15]

  《红楼梦》十二钗的联句中也提到茶,第50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从王熙凤“一夜北风紧”起句,中有薛宝琴的“烹茶水渐沸”句。又,第76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有《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槛外人妙玉在收结时续了四句: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
  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曹雪芹诗才横溢,妙笔生花。在《红楼梦》中,他利用韵文的各种形式来写茶、咏茶、从茶联、诗、联句,都写到了。从茶文化史的角度看,这些咏茶之作,恰恰又反映了清代的饮茶风尚。这就是曹雪芹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同时也表现了这位伟大作家与众不同的高妙之处。


注释

  [9]白居易:《琵琶引》载《全唐诗》卷435,中华书局1960月4月版,第4822页。
  [10]元稹:《一字至七字诗·茶》,同上,卷423第4652页。
  [11]苏轼:《记梦回文二首并叙》,转引自姚国坤等编著《中国茶文化》,上海文化出版社1991年5月版第184页。
  [12]韦应物:《喜园中茶生》,载《全唐诗》卷193,中华书局版第1994页。
  [13]欧阳修:《双井茶》,转引自《茶与文化》春风文艺出版社1990年6月版第76页。
  [14]辛弃疾:《临江仙·试茶》,转引同上。
  [15]颜真卿等:《五言月夜啜茶联句》,载《全唐诗》卷788,中华书局出版社第8882页。


出处:红楼梦学刊199404

更多
 
相关新闻: